一块红包小天使

一八《天算子贰》19

-眯眼-:

(还记得之前的梦境和伏笔吗?)

 

19. 心魔


    断龙石一变,田中那里折了三个人,清点人数后,一行人脸色都不太好看,陆建勋问齐铁嘴道:“来路被堵,可还有别的路可以出去?”

  齐铁嘴掐指算了算,脸上露出些许高兴的神色:“有,此地构造精妙,应了八卦之理,生生不息,往复循环,生路也自然不止一条,我们可以往深处走,寻了其他出口出去。”

  见人言之凿凿,并无甚下地经验的田中和陆建勋方才放下些心来,田中道:“那就劳烦八爷带路了。”

  齐铁嘴笑道:“自然自然,待我算上一算,咱们找了路,先去拿了那贝再说。”

  说着,天算手上掐算起来,口中念念有词,尽是些深奥难懂的话,一行人听的云里雾里,却见齐铁嘴缓缓睁开眼,道:“大家伙儿跟我来。”

  墓中阴寒,算子裹紧身上披风,手上作出掐算的样子,脑中却回忆着在二月红家看到的古墓地图,很快就领着两队人马走进一条阴森宽敞的岔路。

  陆建勋和田中身前都有兵提着矿灯探路,随着众人越走越深,这岔路两旁的石壁亦然不复之前灰白的颜色,叫灯一照,反倒透出些金属的光泽来。

  陆建勋奇道:“这两边墙壁,莫不是铜铁做的?”

  齐铁嘴在前探路,几乎要走出那矿灯的照射范围内了,头也不回答道:“此铜铁并非人间之物,田中女士,陆长官,你们可不要凑近了看,免得叫它迷了心智,到时所见之物皆化鬼怪,伤了旁人就不好了。”

  此话一出,身后众人皆是一悚,陆建勋正要问齐铁嘴何意,眼一眨的功夫,他竟已贴在了那石壁面前,鼻尖抵着冰冷的铜铁,好似要给吸进去一般。

  “怎么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陆建勋一惊,不知发生了何事,再看四周,田中和他自己的人马竟也不见了,宽敞的墓道里漆黑一片,四下寂静无声。

  这么多人,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就通通不见了踪影?

  陆建勋惊出了一身冷汗,从身上摸出手电,这不照还好,一照他几乎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口,后颈汗毛倒竖。

  在他周围……全是人,那些他自己和田中的人马都立在原地僵直不动,双目即便是在手电照射下也是一眨不眨,竟像是镇守在这古墓中的石像一般。

  任是陆建勋胆子不小,也叫这变故生生吓白了脸,他知道,如果是活人,那即便只是站在那里,也不该一点声音都没有……至少,该有呼吸的声音。

  思及此处,陆建勋缓缓将手探向离他最近亲兵的口鼻,却并未碰到一丝活气,单是一片冰冷凝滞……难不成是死了?

  陆建勋心念一动,却见手电光下安亲兵的眼珠缓缓转了起来,虽是空洞万分,但却直勾勾得望向了他。

  “……!”

  陆建勋倒退一步,叫这那眼睛盯的膝盖发软,险些跌倒在地上,他看的分明,但凡手电光线照到的地方,那石像一般的尸体都齐刷刷地转头看着他……


    齐铁嘴听到身后惊叫四起,终是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,就见原先走的整齐的人马四处奔散,矿灯和手电光胡乱地四处照着,陆建勋跪倒在墙壁边缩成一团,就连田中也陷入了魔障之中,惊叫着躲避着什么,不住撞上身后的亲兵。

  “那古墓里,藏着天外之物,常人若是碰见,心中爱恨嗔痴难以遁形,怕什么来什么,想什么见什么,凶险万分。”

  二月红当日所言还在耳畔,齐铁嘴复了清冷神色,静静看了一会儿众人陷入癫狂,却忽听身后有人唤了一声:“老八。”

  算子回过身,看到张启山站在身后,一身军服,手中却还提着他养在盘口的那只金丝雀。

  张启山低头逗弄鸟儿,替它换好吃食,盛好清水,梳理毛发,最后,将它又投入这铁笼之间。

  他叫它:“老八。”

  鸟儿尚且有心,认人从主,倦知归巢,然这人若是无心,便要叫人生疑,疑则生恨,恨则生杀。

      即便是在这笼中,他还是会疑他。

  齐铁嘴生来不知爱恨,与张启山纠缠在一处,他虽无意,但张启山却愈发精疲力竭……如此下去,那人早晚杀他。

  算子心思一动,面前的幻象亦然跟着变化,张启山的脸到了面前,齐铁嘴看着他双目流血,低头望去,自己手中的刀还插在这人腹上。


  齐铁嘴需要活下去。

  ……张启山若要杀他,就必然会死在他手中。

  梦中军服和双响环浸在血中,齐铁嘴丢不去刀,只能杀他。

  正像他和张启山注定会纠缠在一起,若要一直这么纠缠下去,也注定两败俱伤。

  齐铁嘴眼前有那凶兽穷奇远远地踏火而来,就像他张启山的命格凶险,虽不易折,但却早晚灼烧他人……齐铁嘴手上虽是虚无一物,但他只当是握着那烙铁,往前一送,那凶兽便凭空化成了云烟。

  杀了那凶兽,也救不了他。

  齐铁嘴指头掐捻间,张启山的幻影流着泪倒在他面前, 他助他度过命中死劫,齐铁嘴不该杀他的。

  需有一法,可保万事周全……既叫那梦中之事应验,又不至叫张启上对他痛下杀手。

  无情之人从不做赌,齐铁嘴这周全之法来的缜密繁复,其间需得步步为营,从北平取药,再到将陆建勋扶持上长沙布防官的位子,再到今日,救出张启山,将众人引入这陨铜之中。

  如今,就只剩下这最后一步。


  齐铁嘴转过身子,那张启山的幻影亦跟着消失不见,算子站在黑暗之中,一步步向远处混乱不堪的人群走去……

      心魔可怖,他在出发前让陆建勋通知手下亲兵要将日本人屠戮殆尽,也不过是在他们心头埋下种子,等到入了幻境,自有人照着意识中所想拿起刀枪。

  一路走去,齐铁嘴脚底不乏人体残肢碎肉,他目光深寒,掐着指避开那随时会伤到自己的刀刃,走到缩成一团的陆建勋面前。

  如今他穿着曾经张启山穿得深绿军服,手腕上,亦套着张启山的双响环。

  齐铁嘴俯下身子,凑到陆建勋耳边:“陆长官,跟我来。”

  那陆建勋已被吓得没了神志,连眼都不敢睁,黑暗中只觉得有人将他搀扶起来,一步步向外走。

  “八爷?”

       走出一段后,陆建勋睁开眼,两人却已远离了那血肉横飞的地方,齐铁嘴搀着他,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,方才将人放下。

  算子掐了掐指:“陆长官,我算过你的生辰八字……你命不该绝,不会死在刚刚那处。”

  陆建勋松下口气,一时间竟也忘了是这算子把他们引进死路里的,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灰尘:“八爷神机妙算……真是多亏了有你……”

  齐铁嘴一言不发,到了此处,那梦中之景已全,他手上掐了掐,申时将至,这陆建勋的死期……

     天算缓缓抬眼,脸上的神色,终是褪的一分都不剩了。


【TBC】


评论

热度(336)